相关文章

徐留平赴任满一年,一汽集团的“小目标”均已实现

  记得时任长安汽车董事长的徐留平,与清华大学汽车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显君对话时说:“我们不是出生在富贵人家,这是对长安最生动的解读。”如今,长安已经走上了徐留平一步一个脚印踏出的金光大道,徐留平却挥一挥衣袖,潇洒而又欣慰的离开了他奋战过的这片热土。

  而他所执掌的新车企一汽集团,在国内汽车行业中无疑是一户“富贵人家”,1953年成立的一汽集团在国民眼中一直是民族汽车品牌的象征,也是外资品牌争相合作的对象。不过,到任后的徐留平并没有在一汽此前的荣光中头晕目眩,而是分外清醒的看到了一汽集团内部的种种弊端,外部所面临的潜在市场危机。于是,实干派的徐留平分分钟为一汽立下了几个“小目标”,并马不停蹄的展开实践。

  目标一:重整东北老工业品牌固有的人事乱象

  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一卷北国风光中,曾培养出新中国第一代工业技术人才。然而改革开放以后,作为老工业基地的东北经济却逆势下行,逐渐沦为改革末流。即使是在一汽集团这样的和外资品牌交融深厚的企业中,也难免滋生任人唯亲、裙带关系的人事现象。对此,初到一汽的徐留平毫不留情的开始了内部竞聘+外部引援的大动作,短短几个月时间内,一汽集团完成了从上至下的大换血,围绕徐留平这个人士核心形成了崭新的团队合力。

  目标二:让60岁的红旗品牌重现芳华

  7月31日上午,徐留平带领一汽集团领导层集体诵读《红旗赋》,宣布红旗60周年庆典正式开幕。红旗品牌已经岁在甲子了?其实这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一点也不奇怪,毕竟曾经的“官车”红旗对于我们普通老百姓来说,是无比神秘的一抹红,当国家领导人乘坐红旗轿车阅兵时,我们仰望红旗,当红旗轿车最早出现在消费市场上时,我们又不免调侃红旗。徐留平就在这样一个国民对红旗情感十分复杂的档口,开始布局红旗品牌的复兴大业。重拾红旗情怀、培养消费者的红旗情结,徐留平志在必得。

       目标三:自主新能源未来之战,一汽不缺席

  将重望赋予红旗H5、H7等市售新车型,而不再仅仅依靠合资车产品,被外界视为是徐留平积极拓展一汽集团自主车型研发制造“硬实力”的信号。而联合拜腾,则让汽车行业再次看到了徐留平的前瞻性:一汽将加速迈入自主新能源、新智能汽车的未来主战场,并率先抢占一席之地。与以往央企、国企领导容易“拍脑袋”轻易做决定不同的是,一汽和拜腾的这次合作背后,是徐留平与拜腾决策层不舍昼夜的沟通、谋划,是一汽集团与拜腾在资金、供应链、产销体系等方面层层铺垫。而这样的先锋合作、“新老”协力、强强合璧给业界、给消费者带来的想象空间非常大。

  徐留平到任一汽满一年,他的种种“小目标”显示出了他作为中国汽车界风云人物的“赤子野心”,对于一汽集团来说,徐留平的开局之年可谓锋芒毕露。